• <td id="0yecu"></td>
  • 中共永新縣委黨校(永新縣行政學校、永新縣三灣干部學院)主要面向全國黨政機關,企(事)業單位開展井岡山紅色培訓,黨員干部培訓,黨性教育,是開展紅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。
    0796-7881233
    當前位置:井岡山紅色培訓 > 現場教學 > 瑞金于都

    紅軍烈士紀念塔

    紅軍烈士紀念塔
           紅軍烈士紀念塔塔高13米,由炮彈型的塔身和五角形的塔座組成,它的寓意是“黨指揮槍,槍桿子里出政權”。塔身四周鑲嵌著無數粒小石塊,標志著紅軍烈士紀念塔是由無數先烈用鮮血凝聚而成。塔座四周分別鑲著毛澤東、朱德、周恩來、博古、項英、洛甫、王稼祥、凱豐、鄧發等領導人的題詞和建塔標志共十塊碑刻。塔的正前方地面上用煤渣鋪寫著紅軍總司令朱德同志題寫的“踏著先烈血跡前進”八個蒼勁大字,與烈士塔形成一幅完整的構圖,表達了蘇區軍民對革命先烈的無比崇敬和懷念。
           紅軍烈士紀念塔于1933年8月1日破土動工。工程剛開始,在中央蘇區就掀起了一股自動募捐的熱潮。在這些募捐隊伍中,瑞金葉坪村的謝益輝老人的故事特別讓人難以忘懷。當時,他已年過花甲,唯一的兒子參加了紅軍,在第四次反“圍剿”中光榮犧牲。家中只有他和老伴兩個人。紅軍烈士紀念塔開始修建后,謝益輝老人將多年積攢下來,準備買棺材的三塊大洋也捐了出來。工程籌備處的同志知道謝大爺的情況,說什么也不肯收。謝大爺激動地說:“你們一定要收下,我連兒子都獻給了蘇維埃,你們就讓我為我兒子和其他烈士盡點心意吧!”。就這樣,從前線到后方,從機關到基層,從干部到戰士,從軍人到農民,一雙雙熱情的手,一顆顆滾燙的心,為了緬懷犧牲的革命英烈,他們省吃儉用,在有限的津貼和伙食費里抽出一角、二角,甚至一分二分來支援紀念塔的建造。紅軍烈士紀念塔在廣大蘇區軍民的資助下于1934年1月31日順利落成了。
           在揭幕典禮上。中央軍委主席朱德走上塔座,介紹了紅軍從井岡山以來英勇斗爭的經過,在幾年斗爭中被國民黨屠殺的五六十萬革命群眾,以及紅軍將領趙博生、黃公略等同志犧牲的情形。朱德最后號召大家要繼承先烈遺志,踏著先烈血跡前進,徹底粉碎敵人的第五次“圍剿”。
           1934年10月,紅軍主力長征后,烈士塔遭到國民黨反動派無情的拆毀,當地一位老大娘在拆毀下來的一片廢墟中找到一塊“烈”字石碑,偷偷抱回家保存起來。直到1955年,當老大娘聽說紅軍烈士紀念塔要重新修建,她又把石碑捐獻出來。所以,今天我們看到的“烈”字是原物,其他字體都是根據“烈”字字體書寫的。
           紅軍烈士紀念塔不僅是無數革命先烈浴血奮戰、流血犧牲的象征,也是贛南蘇區人民為中國革命作出巨大犧牲與貢獻的歷史見證:當年240萬人口的贛南,參軍支前的就有93萬人(其中參軍33萬,支前60萬),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,為革命犧牲33.8萬人,有名有姓的烈士有10.8萬余人,占全國烈士人數7.5%,在長征路上每一公里就倒下了三名贛南子弟。其中,當年僅24萬人口的瑞金,一共有11.3萬人參軍參戰,5萬多人為革命捐軀,其中1.08萬人犧牲在紅軍長征途中,瑞金有名有姓的烈士17166名。在擴紅運動中,贛南蘇區到處涌現母送子、妻送郎、兄弟相爭上戰場的動人場景。當年瑞金沙洲壩下肖區有一位叫楊榮顯的老人,他有八個兒子,在反圍剿戰爭中,先后將八個兒子全部送上前線,不幸的是,八個兒子無一人生還,全部戰死沙場。贛南人民不僅送出了最優秀的兒女,她們還節衣縮食,節約每一塊銅板支援革命。據統計,贛南蘇區人民購買蘇維埃中央政府發行的公債368萬元,中央紅軍長征前短短的5個月,捐獻稻谷84萬擔、被毯2萬床、棉花8.6萬斤、布鞋5萬雙、草鞋20萬雙和軍費150萬元等。瑞金人民一共認購革命戰爭公債和經濟建設公債78萬元,支援糧食25萬擔,捐獻銀器22萬兩,連同存在蘇維埃國家銀行瑞金支行的2600萬銀元,全部無私奉獻給了中國革命,所有這些,都是贛南人民傾盡所有,無私奉獻的有力證明。

        以上就是關于“紅軍烈士紀念塔”文章的全部內容,如果您要參加井岡山培訓、井岡山紅色培訓、井岡山紅色教育,歡迎撥打本校的電話聯系我們的老師進行報名!
        本文鏈接:http://www.pump-info.com/base/rj/2020-08-12/151.html,轉載請注明出處!

    關閉

    關于舉辦“弘揚紅色精神,庚續紅色血脈” 主題井岡山、瑞金紅色教育培訓的通知
    顶级彩票